一路繁花相送全集小说剧情介绍

来源:一路繁花相送电视剧全集 时间:2018-01-29 22:02:45

一路繁花相送全集小说剧情介绍,为您提供一路繁花相送1-50集全集小i说剧情介绍,如果您还在找小说剧情就一起来看看吧!

辛笛呻吟一声,“你为什么一定要折磨我呀?这么热的天,随便哪个追求者收到你这个要求,一定会跑得忙不迭。”

戴维凡一点没被打击到,“那天是我不对,我们可以试下从头开始。”

她转头看向戴维凡,“哎,我们各走各路好不好,你要往东的话,我就往西。”

接下来的场面就太戏剧化了,出了名的浪子吓得住了手,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然后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想我还没准备好,对不起。”

辛笛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米白衬衫的修长男子站在离她不远处,他拎着只深咖啡色的行李箱和一个做工精良的笔记本包,头发修剪得短短的,轮廓俊朗的面孔上,一双深邃的眼睛冷静而明亮,那份抢眼竟不下于外貌出色如明星的戴维凡。

两人闲聊几句,说起接下来的安排,倒也不谋而合,于是一块去了海港城,戴维凡看橱窗布置和店面设计,辛笛看那边的名店新一季款式,随便吃点东西,逛得差不多了,戴维凡提议去兰桂坊酒吧,她一口答应下来。

“知道我现在在机场碰到谁了吗?”辛笛笑着说,同时看向路非,打算递手机给他,却只见路非轻微而迅速地摇头,她不免有点诧异,可是当然顺从他的意思,“算了,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

“你到底想干吗呀戴维凡?”辛笛不客气地问,“这几天你不停地出现在我面前,如果是想恶心我,那你已经做到了,可以消失了。”

“呃,我刚才没讲到重点吧,不是萍水相逢,其实那人你也认识,戴维凡。”

“你……”叶知秋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和辛笛是同班同学,但毕业后做的却是服装销售,以前也曾在索美工作。用辛笛的话讲,她这个好朋友属于一向思前想后、定而后动的那种人,冷静理智可想而知。

下了飞机,辛笛去取托运的行李,没等她放下手里拎的提袋,一只修长结实的手臂从她身后伸出,轻松地从传送带上提起来那口大号行李箱放到九_九_藏_书_网她身边。她个子娇小,这个箱子的尺寸实在和她的体形反差太大。

香港会展中心没有北京国展人头攒动的火爆,但专业程度显然更高一些,全部看下来,需要的时间和体力都不少。另外还要赶各类发布会,再去散布港九的大大小小值得一去的店子逛上一圈,去九龙那边的面料市场看看新上市的面料。

“他……”叶知秋再度失语,她当然认识学长戴维凡,事实上两人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并且时有工作往来。可是她知道辛笛一向讨厌戴维凡,再怎么也想不明白,辛笛为什么要选他来终结自己的处女之身。

“那不可能。”他很干脆地说,“机场进城的路只一条,往南。”

“西藏,和朋友一块开越野车自驾过去。”辛笛向来只在繁华都市打转,喜欢脚下踩着平整马路的感觉,没有一点远方情结,实在理解不了堂妹隔三岔五去纵山,每年至少要去一次甚至她都没听说过的地方的雅兴,可她淘回来的那些小玩意却是很有意思的。

接下来在深圳会展中心里、在叶知秋一个朋友的饭局上、在返程的飞机上,辛笛不断地碰到戴维凡。她有点想吐血了,哪怕是在他们共同居住的城市,似乎也没有如此之高的碰面频率。

“大概十八天吧,这会儿车子已经过恩施了。”

辛笛的喜悦来得半真半假,她尖叫一声扑过去,“路非,真的是你吗?怎么回来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她同样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张俊美的面孔,直看得他面红耳赤,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告辞夺门而去。

辛辰直笑,“哪能随便让追求者登堂入室,白白让人起遐想,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辛笛没有想到,一个30岁的男人听到她这个28岁的女人招认自己是处女时,会吓得落荒而逃。

工作六年,辛笛在业内小有名气,成为本地最大服装企业索美的设计总监,职业前景一片辉煌,可与此同时,她觉得倦怠感越来越严重,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工藏书网作还是对自己的人生。

戴维凡笑了,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给我个机会吧,辛笛,我想追求你。”

以前辛笛对戴维凡通常视而不见,不过在今年三月底的北京服装展上,辛笛做发布会,戴维凡受叶知秋委托在辛笛最后出场亮相时上台献花。

辛辰也不多问,“照顾好我的花,我给你买唐卡回来,再见。”

昨天在香港会展中心,戴维凡迎面走来,仍然有些大摇大摆。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在读书时已经取得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还保持着当地的一项田径纪录,走路动作完全是一种习惯而非炫耀。他和朋友张新合开一家广告公司,也接服装企业形象策划业务,有时间一样会来专业展会找灵感和流行元素。

他嘴角挂一个惆怅的笑,“她大概会意外,会吃惊,可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喜悦。”

他们是美院同学,有着健美体形和英俊面孔的戴维凡高她两届,学的是景观装置专业,却一进学校就被拉入了模特队,和服装设计专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戴维凡卖相好又兼性格豪爽,人缘极佳,可是辛笛一向对他懒得正眼相看,偶尔交谈也是冷嘲热讽。

听到她叫这个名字,路非掐掉自己同时响起的手机,静静站在一边。

“你给我去死,戴维凡。”她挂了电话,随手关机。

有那样一个交道后,他远远走来,透过玻璃长窗过滤进来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周身如同镶了淡淡金边,一脸愉快地跟她打招呼,她当然没法再对他冷脸以对了,同时心里承认:这厮的色相,还真是没得说。那样高大挺拔的身材,修身版的T恤长裤穿在别的男人身上难免会有点做作之气,可他显得英气勃勃,周围来往的人不约而同对他注目。

看完香港时装周,马上还要过关回到深圳,又有那边的展会等着。时装这个行当是一场永不落幕的大戏,只是从业者多少会有些职业疲惫感。尤其在地处内陆,远离时尚中心的汉江市,时尚成了一个地www•99lib.net道的工业项目而不是一个带诱惑魔力的字眼,就更没什么浪漫色彩可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