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第2集剧情介绍(50全集)

来源:一路繁花相送电视剧全集 时间:2018-01-29 22:02:44

一路繁花相送第2集剧情介绍(50全集)

刚一回来上班,戴维凡就接到索美策划部李经理的电话:“戴总,这一季的宣传品样品请送过来,老板才下了规定,以后我们这边认可后,还得交给设计总监过目,才能下单制作投放各地市场。”

“喂,你别太在意,只是一块吃餐饭罢了,说起来他和辛辰也应该是青梅竹马吧。”在戴维凡看来,路非和辛笛看起来关系要密切得多,不论是机场握住她的手对她温柔微笑,还是一手虚虚揽住她给她撑伞;而和辛辰,则明显保持着距离,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但是,路非看向辛辰的那个眼神包含的内容实在太丰富微妙,给他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关你什么事?这天晚上,他再一次这样对自己说。

她一派轻松,戴维凡松了口气,觉得果然洒脱的女孩子表现是不一样的。

那编导一眼看到戴维凡,笑道:“老规矩,小戴,上去给她示范一下。”

戴维凡想这明知故问来得好不可恶,李经理忙说:“辛笛,戴总拿样品来请你过目。”

辛笛吃惊,戴维凡恰恰说中了她的部分心事,她虽然有很多理由不喜欢这家伙,但知道他学的也是与设计相关的专业,加上做了很长时间的兼职模特,又长期做服装企业生意,看的各类展会发布会很多,见识还是有的。

最要命的是,衣服和化妆都大大突出她那种无辜却又放任的气质,拿着相机的严旭晖倾慕的眼神毫不掩饰地定格在她身上,她却浑然不觉。

戴维凡只见她很是熟不拘礼地转手将箱子递给了路非,不由得再度无明火起,不过自知交情不深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想,难道辛笛真的被所谓的暗恋加重逢冲昏了头,宁可默认这男人周旋在她和她堂妹之间吗?这样子的话,脑袋未免被门夹得太狠了点吧。

“我小时候还以为,长大以后肯定会嫁给他。”

辛笛心不在焉地摇摇头,“不过是一场订货性质的秋冬装发布罢了,我也没指望超模来走秀。”

戴维凡跟朋友告辞,提前出了餐馆,开车直奔本地一家五星级酒店,索美的秋装发布会明天在这里举行,此时应该是模特最后走台排练的时间。他上二楼进多功能厅,T台已经搭好,尽头三幅大型喷绘背板错落排开,正是他监督完成的,一个个模特伴随音乐节奏从那里走出来。

当然,从前设计是她的爱好,而现在设计成了她的工作,挂着设计总监的牌子,她不能不妥协。

辛笛学的是设计专业,清楚知道模特都要受眼神表现力的训练,听着很神秘,其实有定式可循,不外是T台上视线落点控制在一定范围以内,平视前方时不超过15米,转头动作不能突兀,不能大过90度夹角;下颌微仰时,可以看到台下20米左右,但不能将注意力集中于一点,保持眼神的空茫,用余光看向两侧;视线定位时,配合头部的微妙动作,眼睛眨动的瞬间转换目视方向。

辛辰从初中直到大学,一直追求者众,而且换过不少男朋友,大妈李馨对这一点十分看不顺眼,疼她的大伯也颇不以为然,时常教训她,她总是诺诺连声,却并没多少改正的表现。

此刻在这个餐馆,看见路非居然和辛笛的堂妹在一起,虽然没什么亲密举动,可是辛辰拿了菜单细看,而路非靠在椅背上,看向辛辰,那个眼神分明专注而温柔,带着难以言传的情绪。辛辰回头,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他眼神一敛,恢复了淡定模样,微微点头。

辛笛始终坚持认为,18岁以前,辛辰的美是不可复制、不可追回的。

“小辰让我把她从西藏带回来的挂毯给你。”他打开自己车的后备厢,取出挂毯,“我送上去吧,有点沉。”

辛笛笑了,“不用了,我想我能理解。”

戴维凡英俊的脸上有错愕、惊奇、窘迫、恼怒,诸般表情变幻不定,着实精彩。辛笛努力忍笑,压低一点声音:“放心,这是你的隐私、隐疾,我不会跟谁说的,再见。”

辛笛抱着胳膊站在台下仰头看着,她穿着件样式古怪的象牙白色不对称剪裁长衬衫,袖子挽到胳膊肘那儿,铅笔裤加一双鱼嘴鞋,越发显得身形娇小。灯光变幻下,她神情疲倦又有点无奈,显然说不上满意。

“你能理解太好了,我们可以试着慢慢来……”

“有什么好误会的,普通朋友。”辛笛捂嘴打哈欠,“这么晚了,什么事啊,路非?”

索美的宣传品是公司服装广告业务的重头,戴维凡好容99lib.net易才接下来,他跟他的合伙人兼好友张新发牢骚,张新正忙,哪里理他,他也不敢马虎,到约定时间,带了样品去索美。另一个设计总监是香港人,并不长驻此地,其实还是辛笛一人签字算数,她却过了好久不见出来。

戴维凡和朋友坐在角落位置,他吃惊地看着走进餐馆的两个人,刚巧他都认识。那修长而冷静的男人是半个月前在机场碰到过的路非,上周又见过一面,而旁边的女孩子是辛笛的堂妹辛辰。辛辰是做电脑平面设计、图片后期处理的自由职业者,在本地有点小名气,她在家里接活,和戴维凡的广告公司也时有合作。

迎面一排三层楼老房子,西式风格建筑,高低错落的屋顶,上面还竖着烟囱,临街一面全是长长窄窄上方拱形的窗子,不是时下千篇一律的塑钢窗,而是旧式木制窗框,红色的窗棂。虽然随处挂着的空调室外机显得与红砖外立面不够协调,从外观看也有点破败,可仍然颇有异国情调。

辛辰却只耸耸肩,“总是要交男朋友的,这人是大伯介绍的,还可以省得大伯总操心我。”

可是现在,辛笛居然对他的落荒而逃给出了这么一个解释,他意识到,这女孩子的酷大概不是扮出来的,而他大概很难再得到机会向她证实自己的雄风和男人的尊严,总之,这次丢脸丢得很到家。

他想,这个一直在他面前心高气傲的女孩子肯放下傲气,想必对他有好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的冷淡大概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他的做法实在太伤人自尊。他决心弥补,而且再想想,和这么有才华的女孩子好好谈场恋爱大概也不错。此时辛笛竟然如此善解人意,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编导叫了声好,“看到了吧,大小姐。”台上几个女孩子看着戴维凡,满眼都是崇拜之意。

“你走之前倒是有很多事,可是你都知道啊,那以后,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不过……”

戴维凡停好车,开后座门去拿收纳箱,这时合欢树下阴影中站立的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路灯光照在他脸上,正是路非,“小笛,怎么才回,打你电话也不接?”

辛笛从来不跟自己纠结,而且专注到设计之中就根本顾及不到其他,这些天她完全没想到戴维凡,此时心里微乱,不免有点烦恼,示意编导赶快继续,“不早了,抓紧时间吧,到现在还没完整走一次呢。”

模特经纪公司编导正大声叫着:“停,停!”音乐止住,他怒气冲冲地对着一个女孩子喊道,“说你呢说你呢,眼神专注一点,不用抛媚眼,明天下面坐的是客户,他们要看的是服装不是你。”

戴维凡点头记下,准备接受她更严苛的挑剔。只见她指着提袋样品皱眉,“这是谁出的主意,选这种材质,看上去很廉价的感觉。”

然而所有的改变都发生在不知不觉中,没人说得清具体什么时候开始,辛笛叹口气,“你知道,我和小辰关系亲昵,不过说不上无话不谈,又各有各的生活圈子,她和我爸比较亲一些,但也不会对他说什么心事。”

戴维凡尴尬地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走进多功能厅,他向来没有安慰人的经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拖过文件签字认可,单独将这一行意见写上去,然后对李经理点下头,“下班了,我先走了。”

这里户型以现代的眼光看不够实用,客厅偏小,厨房卫生间光线很暗,可是室内高高的空间,带点斑驳沧桑痕迹的木地板,配上辛笛特意淘的旧式木制家具,用了近二十年的深枣红色丝绒沙发,到处都透着时间感,带着沉郁的味道。

她的烦恼当然不止于模特的不在状态,她不会拿本地模特与国内知名经纪公司的大牌去做没意义的比较,就算不满意也能忍了。不过刚才站在T台下,看样衣穿到模特身上,她觉得这一季的秋冬装有太多妥协,向市场妥协,向老板的整体发展思路妥协,向另一个香港设计总监阿KEN妥协,出来的效果与她的设计初衷已经不是一回事了。

路非对戴维凡点点头,和接他的人先出了机场,戴维凡闲闲地问:“你们似乎很久没见了吧。”

戴维凡点头,“有啊。”

“也不算太久,有两年多没见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真好。”

只有辛笛知道,她一点也没有夸张。

“拉倒吧,我哪有那闲工夫,而且就是烦站在台上被你们吆喝来吆喝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