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第3集小说剧情介绍(50全集)

来源:一路繁花相送电视剧全集 时间:2018-01-29 22:02:44

一路繁花相送第3集小说剧情介绍(50全集)第一节

于是辛笛一路合乎学生身份地穿着她妈妈挑选的衣服,宽松的棉布裤子,小花裙子从来在膝盖以下,衬衫全是棉质没有腰身的那种,外套看不出性别,鞋子除了球鞋、凉鞋就是系带子的黑皮鞋。

可小女孩的快乐总是来得简单直接,这些便宜而且确实没什么意义的小东西就足够让两个女孩子神采飞扬了。

辛爷爷辛奶奶的长子辛开明从上学、工作、结婚直到生孩子,没给他们增加任何麻烦。他们一向宠爱人过中年才生的聪明次子,却不得不在高龄来给他收拾残局,帮着带这个小小的婴儿。

辛辰不是婚生子女,户口本上,她的母亲一栏是空白。她出生时,她父亲辛开宇才19岁,母亲18岁。才上重点大学不久的两个半大孩子一见钟情,偷吃禁果后,懵懂的女孩居然到第四个月才知道自己怀孕,再茫然无措两个多月,穿宽松的衣服也无法掩饰隆起的腹部了。

辛开宇今年44岁,至今仍然是风流倜傥的一名中年美男,有个25岁的女儿,似乎只是他人生中一个小小的波澜而已。

然而在从事这个职业六年,坐到设计总监的位置后,她设计的服装的主要消费对象是都市白领女性。流行风格变幻莫测,时而讲究端庄,时而突出俏皮,时而带点柔媚,时而变得中性,辛笛的任务是带着设计团队努力把握潮流,而属于个人的偏好,却不得不一再做出妥协放弃,最初的兴奋与成就感变得遥远。

她生平头一次脱离母亲无微不至的照管,住校开始过集体生活,从进大学开始,她就彻底按自己的审美着装了,她妈妈尽管看不习惯,也拿她没办法。她享受着突如其来的自由,简直有点乐晕了。

他们聊天的内容非常宽泛,他们谈论的话题也是辛笛的父母不会和自己谈及的。

在他印象里,辛笛从来都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大笑时快乐仿佛满溢而出,可以感染每个人;生气时嘴一撇,刻薄话脱口而出,偏偏没人能认真跟她生气。而此时在台上微微鞠躬礼貌致意的辛笛,看着很陌生。

争执来去,胎儿已经不可能引产了,而他们都没到结婚年龄,辛辰在没一个人期待的情况下出生了,然后交给了爷爷奶奶。小母亲被她家里打发去千里以外的异地一所三流学校继续上学,毕业后落籍在当地,再没回来看女儿一眼;辛开宇留在本地,稍后进了一家国企上班。在辛家,辛辰的妈妈是一个禁忌话题,没人会公然谈起。

敢情自己的模样还不入对方的法眼,戴维凡笑道:“那我打听一下,是什么原因让我有这个荣幸使你联想到了你叔叔?”

而辛开宇一出现就镇住了所有人,他当时也不过25岁,穿着夹克衫、磨白牛仔裤,实在年轻,又实在俊秀帅气。他神采飞扬地牵着女儿的小手,怎么看都还是一个大男生,而不像一个父亲。

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叔叔带辛辰去买衣服,同时带上她。她拒绝叔叔让她挑自己喜欢的衣服的提议,知道买回去妈妈也不会让她穿。她乐此不疲地看着辛辰一件件试衣服,并提出建议,看着辛辰穿了她挑的裙子在她面前旋转,那个过程似乎比自己穿上新衣还开心。

此时他又提到那个倒霉的晚上,两人的视线相碰,都不大自在地移开。辛笛却没心思生气了,毕竟眼前这人宽容随和,也开得起玩笑,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至于那晚,她再度耸肩,决定不去想了,“得了,我们忘了那事吧。我先进去,不然他们该来找我了。什么时候设计人员能蒙皇恩浩荡特许,不用再参与这类应酬就好了。”

戴维凡点头认可,“辛辰,还有一个画册的图片要修,要得比较急,你有空接吗?”

戴维凡头次发现,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和辛笛一直接受的严格管教完全不同,辛辰被祖父母溺爱99lib•net着、父亲放纵着,几乎是完全没有约束地长大。她上小学的头几年,辛开宇工作比较清闲,没事时会来接女儿放学,顺带把辛笛也送回家。辛笛不止一次羡慕地看到,小叔叔手搭在辛辰肩头,和她边走边聊,两个人都眉飞色舞。

这样长大的辛辰,明艳开朗,似乎根本没受生活中缺少母亲如此重要角色的影响。

辛辰不管考多少分,辛开宇都会揉一下她的头发,“不错。”辛辰说老师批评她始终弄不清拼音里“n”和“l”的区别,他只耸下肩,“本地绝大部分人都分不清,有什么关系。”

她掩住嘴打个哈欠,起身走了。戴维凡这时才发现,她穿的短款旗袍看似简单,但背后直及腰际居然有一片大胆的蕾丝镂空设计,隐约露着雪白的肌肤,他情不自禁想起那晚手抚在上面的触感,开始盘算,如果认真追求辛笛,能有几分希望。

她的堂妹辛辰从出生到成长,没有任何计划可言,与她截然不同。

周围同学一筹莫展,拿着衣服等着帮这女生换的辛笛早就看得不耐烦了,越众而出,老实不客气地说:“喂,姐姐,看你也是大好美人一个,何必为这号沙猪弄得自己难受。分手就分手,会拿分手挂嘴边的男生根本不值得你为他哭。”

辛笛只能承认他的话有道理,就算是一直快乐的小叔叔辛开宇,其实也的确和从前不同了,“也对啊,辛辰跟她爸爸说,男人要么努力赚点钱傍身,像许晋亨,玩到50多了照样有人叫许公子,照样可以泡李嘉欣;要么还是得服老修身养性,收敛着点玩心装深沉才是正道。”

辛笛再也按捺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那一年她18岁,以优异的专业成绩考入了美院。尽管父母违拗她的意愿坚持让她留在本地上学,而她也违拗了父母的意愿选择了服装设计专业,可是最终大家决定相互妥协,都很开心。

只有辛笛自己知道,她的爱好与梦想的发端,正是来源于她的堂妹辛辰,她将爱好转化为职业定向的起始,不能说一点没受辛辰的影响,至于她的设计思路,辛辰的烙印就更明显了。

戴维凡和张新开的这家广告公司规模并不大,接到业务后有时会根据客户的要求,将一部分专业化程度较高或者具有难度的工作分包出去,而辛辰和他们有长期合作。这次是给一家新开张的公司做LOGO,辛辰提交了两份方案,她的设计一向做得利落简洁,从来不拖拉,深得好评。

“你们的性格和神情看起来很相似,都是游戏人间到处放电的那种。我叔叔今年44岁了,又没什么钱,照样有大把小姑娘迷他。”辛笛呵呵笑道,“几时我要建议他写一本‘情圣宝典’,专门教男人怎么泡妞,或者教女人怎么防止被泡。”

辛笛一点不妒忌她,她喜欢这个漂亮的堂妹挥洒自如的模样,在她看来,如果能够选择,她愿意照堂妹这个样子长大,好好享受少女时光。

隔了几天,戴维凡回公司,碰到来交设计稿的辛辰。

然而她从初中开始迷上了服装设计,高考时不顾父母反对,断然报考了自己喜欢的专业。经过激烈的争论,父母也只能百思不得其解地接受了她的选择。

大家没想到这站在模特丛中娇小得如同中学生的新生有这份胆识,不约而同地大笑,有人附和:“对对对,小师妹说得有理。”“快点洗个脸补妆是正经,马上要到我们的节目了。”

一路繁花相送第3集小说剧情介绍(50全集)第二节

当最英俊高大的那个男生穿着白色紧身背心、显露出完美的倒三角身形立在她面前,问她服装顺序时,她支支吾吾,好一会儿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戴维凡摇摇头,笑道:“不是每个男人都想泡李嘉欣。另外,求求你别叫我花花公子了,别的不说,我要真是花花公子,在香港那个晚上也不至于那么丢脸了。”

辛笛哑九-九-藏-书-网然,不,那时她没想到事情还有这一面。她上到高中,母亲仍然每晚至少进她房间一次,给她把被子盖好。父亲除了工作就是家庭,从来心无旁骛。

辛辰从小就是个漂亮的孩子,爷爷奶奶在最初的失望愤怒过后,还是对她照顾得十分周到。而她的小父亲,除了不够负责任、烂桃花太多,其实算得上是个宠爱女儿的开朗爸爸,只要没被层出不穷的恋爱占据时间,他也愿意陪伴女儿。

戴维凡管不住自己眼睛看着台上的辛笛,她穿着件短款旗袍,衬得娃娃脸有了点风情感,看上去没有身后小设计师的兴奋,脸上那个微笑几乎和身边傲慢的香港人阿KEN一样带点矜持。他不喜欢这个表情。

考上美院服装设计专业后,从第一件设计开始,辛笛想象的模特就是辛辰,准确讲是14岁到18岁之间的辛辰。她的每一个设计,都带着她想象中青春飞扬的气息。

辛笛几乎机械地随着大家鼓掌。

辛笛的成长过程非常标准,她父亲辛开明和母亲李馨大学毕业后成为公务员,工作认真,晚婚晚育,提前体检补充叶酸接种疫苗后才开始要宝宝,按育儿手册指导应付着每一个环节,在教育她的过程中认真参考专家意见,发掘她的兴趣和潜能,严格要求,毫不因为家境优越就对她骄纵。

“这次她没发言权,画册直接由厂家定稿,他们的审美还算正常。”

辛辰经常过来,和公司上上下下员工都相熟,她正和几个文案、策划讲刚才到某个婚纱摄影工作室时碰到的笑话,“那孩子完成的那个写真简直毫无瑕疵,就是怎么看都有点别扭,叫一帮人围着看问题在哪儿,也没看出所以然来,结果公司做卫生的大姐探头瞟了一眼,冷不丁地说:‘这姑娘看着跟仙女一样,可是怎么没有肚脐眼?’原来他处理得顺了手,把人家那个部位当疤痕给PS掉了。”

而他和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真有几分相似之处,想到这,辛笛禁不住笑了。

“娱乐了你很高兴,不过没人能十年不变,尤其在那次以后,我再也没对谁随口说分手了。”

发布会后照例是招待晚宴,戴维凡注意到另一桌上的辛笛懒洋洋地喝着红酒,并没胃口吃什么。吃到一半,她出去了,很久没有进来。

那女生开始嘤嘤啜泣,一脸的妆顿时花了,其他同学劝解,而模特队的领队急得跳脚,“祖宗,赶着要上场了你们闹这么一出,真会砸台啊,学校和系里领导现在全坐在台下,戴维凡,你哄哄她不行吗?”

辛开宇也从来没彻底适应父亲这个角色。对女儿,他差不多是有求必应的。他当时在国企上班,收入只算普通,但手里有钱又心血来潮时,他会带辛辰去买很贵的衣服、鞋子,完全不考虑价格。他不断结交女友,总是不避讳说自己有一个女儿,有时还会带女儿去和漂亮阿姨一块吃饭、看电影。

这当然和妈妈给辛笛的标准答案不一样。

辛辰说某男生约她一块去动物园玩或者看电影,辛开宇沉吟一下,“都可以,可是不要收人家的礼物,不要和人家太亲密,更不要满足他的虚荣心承认你是他的女朋友。”

可是平生头一次,被个年龄相近的女人说像长辈,听着怎么都不是一个褒奖,他只能苦笑,“我长得像你叔叔吗?”

戴维凡脸上是难得的严肃,辛笛却耸耸肩,“我可没这份自信,随口一句话就会对一个花花公子有这么大的影响。”

只有辛笛真心喜欢这个快乐的小叔叔,她直接对辛辰说起过她的羡慕,辛辰多半只是笑,可有一次还是沉默了一下,认真问她:“笛子,你愿意整晚一个人待在家里,听到打雷只能用被子堵住耳朵吗?愿意作业要签字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家长,只好自己模仿他的笔迹吗?愿意爸爸换女朋友比换衣九九藏书网服还要勤吗?”

一直享受众人注目的戴维凡觉得,这点小性子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以内,而且他一向对聪明女生是宽容的,既然辛笛的才华已经被公认了,他更愿意承认有才华的女孩子应该有点怪癖和特权。